咨询热线:138 0748 3007
FAQ 新闻中心

顺邦为您提供一站式服务

《“证照分离”改革要“照后减证”、宽进严管、于法有据》改变了什么
2018年09月26日

新华社北京921日电  题:“证照分离”改革要“照后减证”、宽进严管、于法有据


新华社记者赵文君

 

91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在全国有序推开“证照分离”改革,持续解决“准入不准营”问题。全国将如何推进“证照分离”改革?与试点阶段的改革措施有什么不同?与现有法律法规如何做好衔接?国新办21日召开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马正其、司法部政府法制协调司司长赵振华对此进行了解读。

 

马正其说,开展“证照分离”改革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,释放企业创新创业活力,推进营商环境法治化、国际化、便利化的重要举措。

 

“‘证照分离’改革以突出‘照后减证’为原则。”马正其说。除涉及国家安全、公共安全、金融安全、生态安全和公众健康等重大公共利益外,将许可类的“证”分别采用直接取消审批、审批改为备案、实行告知承诺、优化准入服务等4种方式分离出来,进一步厘清“证”“照”关系,理顺“证”“照”功能,从而减少审批发证。

 

马正其说,要始终把握三条基本原则:一是突出“照后减证”,能减的尽量减,能合的尽量合。也就是该由政府管的一定管住,该由市场来调控的一定放够;二是做到放管结合、放管并重、宽进严管。放的目的是为了搞活市场,激发大家的活力。如果放以后,管跟不上去,出了问题,反而影响经济的发展,制约了经济的发展。所以,放的前提一定要在管得住的基础上放;三是“坚持依法改革,于法有据,稳妥推进”。

 

这是继“多证合一”改革之后,创新监管体制机制,推动信息互联共享,进而推进政府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项综合性改革。

 

2015年上海市浦东新区首推“证照分离”改革试点,2017年在更大范围进行了复制推广。实践证明,改革试点有效降低了市场准入门槛和制度性交易成本,取得了显著成效。

 

在总结经验基础上,国家选取了试点效果良好的106项作为第一批改革事项,在全国推开。其中,取消审批的2项,市场主体办理营业执照后即可开展经营活动;改为备案的1项,市场主体报送备案材料后即可开展经营活动,不再审批;实行告知承诺的18项,市场主体承诺符合审批条件并提交有关材料后,当场办理审批;优化准入服务的84项,要针对市场主体关心的痛点难点问题,完善措施,提高市场主体登记审批时效。

 

马正其说,在改革方式上,明确按照“直接取消审批,审批改为备案,实行告知承诺,优化准入服务”这四种方式在全国推开“证照分离”改革,以“优化准入服务”覆盖了上海等地试点的“提高透明度和可预期性”和“强化准入监管”这两种改革方式,以突出对“准入”环节的优化审批服务,进一步降低市场准入门槛和制度性交易成本,营造稳定、公平、透明、可预期的市场准入环境。

 

在改革事项上,第一批全国推开改革的106项涉企行政审批事项是在上海等地已经开展试点的163项中选取的。对于纳入“证照分离”改革试点的涉企行政审批事项,但没有在全国推开实施的,或者推开实施后与改革试点管理方式不一致的,上海等地仍继续进行试点。待试点期满后,根据实际情况再决定是否向全国复制推广。

 

在改革范围上,要实现涉企行政审批事项的全覆盖。在第一批全国推开“证照分离”改革事项的基础上,建立长效机制,做到评估成熟一批、复制推广一批,逐步推动减少涉企行政审批事项,对所有涉及市场准入的行政审批事项,按照“证照分离”改革模式进行分类管理,有序推开,为企业进入市场提供便利。

 

马正其表示,关键是建立起一个机制和平台,逐步推动对所有涉及市场准入的行政审批事项施行分类管理,实现全覆盖,为企业进入市场提供便利。

 

司法部政府法制协调司司长赵振华说,第一批106项改革事项,原来都是按照一个审批管理模式,有的是制定了规章、规范性文件,现在要进行重新修改。如果是取消许可的,就要增加一些事中事后监管的措施;如果是改为备案的,就要明确怎么备案;实施告知承诺的,就要明确如何实现告知承诺的一些程序,有哪些环节,最后出了问题怎么样加大处罚力度;优化准入服务的,就要简化一些流程。对改革事项涉及的部门,要及时完成相关规章和文件的修改工作。

 

赵振华表示,“证照分离”改革特别重视事后事中监管,如果事中事后监管不到位,确实会出现问题。因此,各地方各部门要加强对行政执法的监督,真正做到该管的管好,该简化的简化,出现的违法行为要坚决查处,防止监管不到位、不作为、乱作为的情况。


上面讲了“证照分离”改革要“照后减证”、宽进严管、于法有据的政策相关内容,下面讲下关于政策对我们改变了什么?

央视财经评论丨治疗“证照依赖症” 要下点猛药

9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,要在全国有序推开已在上海自贸区等地试点的“证照分离”改革,破解“准入不准营”难题,以优化营商环境,更大激发市场活力。会议还提出要再压减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三分之一以上并简化审批,提出从今年11月10日起,在全国对第一批上百项涉企行政审批事项推进“照后减证”。

从最初的“先证后照”,到如今的“照后减证”,变的是什么?“准入不准营” 隐形壁垒如何打破? 9月13日晚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任兴洲和央视财经评论员刘戈做客《央视财经评论》演播室,深度解析。

从“先证后照”到“照后减证” 变的是什么?

名词解释:

照:一般指营业执照,是市场主体资格的证明;

证:市场主体在从事特定活动时,由行政机关依法审查准予后颁发的许可证书,是特定行业的从业资格。

任兴洲:扫除准入障碍 打通经营通道

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任兴洲:证和照好比是企业进入市场的两把钥匙,它们合在一起,企业才能够真正进入,才能真正的经营落地。只给一把,另一把不给,只是个半拉子工程,企业真正想经营是做不到的。所以这一次提证照分离,尤其是照后减证,就是要扫除障碍,真正打通让企业能够经营的通道。

刘戈:“证照分离”、“先照后证”促进了企业数量的增加

央视财经评论员 刘戈:2014年商事制度改革以来企业数量大大增加,四年增加了大概6000多万市场主体,其中3100万是企业,手续简化应该说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。最简单的例子,开餐饮店,以前首先要拿到卫生许可证、消防、排污证才能去办执照,现在可以先把营业执照办下来,再去办一些必要的许可证,有些行业甚至还会减少一些不必要的许可,而个体经营就更简单了,这就增加了人们办企业的积极性。

“准入不准营” 难题怎么解?

任兴洲:做好改革的加减法 释放微观主体活力

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任兴洲:首先是减少证的数量,市场能够调解的,行业协会可以自律管理的,就彻底放了;再一个,企业一企一证,就绝不办两个证;还有就是把不必要的繁文缛节的程序减掉。而加法,除了服务,比如“多规合一”的一站式服务,更多体现在监管思路的变革上。把前面进来的大门打开,事中事后监管就要跟上,而且是科学监管、公正监管、动态监管,以及利用市场经济的手段监管。比如这一次提到用认证的方法,包括强制认证和企业自愿认证等等,把这些加在一起,提高监管能力和水平,是这一次改革能否成功的关键。

刘戈:“准入不准营”影响民间投资积极性

央视财经评论员 刘戈:4年来增加了很多企业,但这些增加的企业现在是不是都在营业?这个数字一时可能拿不到,但平时调研的时候有一些感受,一些企业发现办照办证比以前简单得多,但进来后会发现,还是有很多无形的门槛。比如说前几年取消的房地产经纪人的资格许可,但据我了解,一些地方开办中介门市部,还是要拿这个证,听到的信息和实际情况不一样,一定会影响到民间投资积极性。

进一步简化审批流程 空间有多大?

任兴洲:简化审批流程空间大小 关键看改革决心

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任兴洲:昨天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就把工业产品的许可证减少了三分之一,减的力度是很大的,所以关键是我们改革的决心。现在中央有决心,国务院有决心,主管部门的市场监管总局,还有各个主管部门,只要有改革的决心,办法总比问题多。

刘戈:治疗“证照依赖症”要下点猛药

央视财经评论员 刘戈:还是以房地产经纪人资格举例,现在资格考试仍然很热,我问考这个证有什么用?回答是可以出租,一年可以拿到大概2000—4000块钱。作为个人许可的资格现在不用了,但是注册房地产经纪公司还用得着,然后交易的时候也需要,这实际上就是证照依赖症一直存在的原因。真正要取消这些证,会面临很强很强的阻力。所以说,真要下决心取消,对于取消的时间、什么情况下还能用,应该有更细更严格的一些要求。

任兴洲:持续优化营商环境 降低市场准入的制度成本

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任兴洲:微观主体是经济最基本的细胞,这个细胞活不活是整个机体活不活的关键。证照分离也好、照后减证也好,都是为了释放微观主体的活力。现在经常说降税、降低融资成本,当然也很必要,但千万不要忽略了制度成本。我们在企业准入方面,还有很多的制度在束缚着市场主体,有一些是隐形的,看着证发得很快,但通往经营的路上还有那么多困难和障碍,必须要下决心解决。

刘戈:与其用证照立门槛 不如为企业发展搭楼梯

央视财经评论员 刘戈:对于未来可能成长成参天大树的很多小微企业来说,如果一开始发展的时候,碰到的都是很高的门槛,它就过不去,也获得不了成长的机会。与其设置这样的高门槛,不如搭楼梯,让它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走,通过应有的服务,当然还有监管,让好的企业能够成长起来。